首页>>研究新论>>

胡汉生:《金瓶梅》中的“西洋印”

邢慧玲教授研究《金瓶梅》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在西门庆所占有的有身份的女人身上,不是有葫芦,就是有胡珠,我们且把这些葫芦和胡珠称为‘胡印’”。胡在中国古代是对西域或北方民族的总称,那么 《金瓶梅》中的“胡”究竟指的哪方"胡"呢?可以从《金瓶梅》中对一百颗胡珠前后文不同的表述中找到答案---------原来最后一百回吴月娘逃难带着的一百颗胡珠,最先是李瓶儿从梁中书那儿带走的一百颗西洋大珠(10回)。《金瓶梅》中的“胡”原来指的是“西洋”!那么《金瓶梅》中的“胡印”,更为准确的说应该称为“西洋印”!”《金瓶梅》中的“西洋印”较多,捡重要的兹举几例。

任增强:美国老庄美学研究路向

英语世界于18世纪接触到中国道家经典《老子》与《庄子》,但对老庄美学思想的阐发则是20世纪之事,尤以美国相关研究成果具有代表性。美国学者围绕老庄美学与浪漫主义、老庄美学与现象学、道家美学思想寻绎及其在全球化进程中的意义等问题对老庄美学思想进行了系列勘查,显示出由“趋同”到“求异”的一个研究路向。

在西方发现陈寅恪

汗牛充栋的学界严肃论著和民间人士的“集体狂欢”之后,貌似陈寅恪一切可说的都已说尽。陈怀宇教授的新著《在西方发现陈寅恪另辟蹊径。

徐宝锋:美国汉学界中国古代文论研究的“缺失性”症候

海外汉学的中国古代文论研究呈现为一种“缺失性”症候,缺乏一种本土的话语承继性和自然性。这种“缺失”一方面使现代语境下的中国古代文论研究保持了一种阐释的张力空间,另一方面也使本土与海外的中国古代文论研究者之间保持了一种彼此敬畏的心态。

顾彬:《狼图腾》让我们想起希特勒时代

顾彬先生主编的十卷本《中国文学史》中文版先推出了第七卷——《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在研讨会上,不少学者表示此书完全可以用作高校教材,究其原因,无非在于其学术研究性和自成体系的特色之强,让现有的教材相形见绌。顾彬的著作透出一位学者对建构体系的雄心,识别幽微变化的能力,他每一节的叙述完全融入本章的基本理路之中,关于每一位作家的研究都不是孤立的个案,而是建立在与其平辈、前辈、后辈同行之间的不断比较的基础之上;他搭建的整个文学史框架都反映了中国文学与中国的政治社会背景之间的密切联系,有时还间接折射出这个背景在世界大背景中所处的位置。

蒋向艳:唐诗在20世纪法国的传播

唐诗在法国的传播呈现繁荣景象。在这片盛景中,最为突出的唐代诗人莫过于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寒山、李贺和李商隐。唐诗在法国的传播对进一步思考如何促进中国经典文学在国外的传播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车 琳:唐宋八大家在法国

法国汉学界对中国散文的研究受到中国国内学术传统的影响,对唐宋散文的翻译和研究以八大家为重点。唐宋八大家中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轼的散文在法国的译介相对充分,其他四家则比较薄弱。

郁龙余:印度哲学家奥修与《道德经》

在全世界的研究者中,奥修独树一帜,为《道德经》研究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任增强:陆机《文赋》在美国的接受与阐释

作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第一部完整而系统的文学理论著作,陆机《文赋》以赋的形式探讨文学创作问题,以其艺术高度与理论深度引起美国诗人与学者的观瞩。

滚动新闻/Rolling news
推荐专题/Recommend special
学者访谈/Interview    更多>>
  • 半个世纪的中国研究——访澳大利亚汉

    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亚著名汉学家,早年毕业于墨尔本大学,后获英国